> 館藏中心

華為備胎芯片“轉正”:真正的高手,都很會給自己留后路

來源:用戶 L君說 收藏 編輯:楊美麗

01

馬化騰差點把QQ給賣了

如今的騰訊,已經是互聯網巨無霸。但在1999年,馬化騰卻差點把QQ給賣了。

當時馬化騰拿著炒股賺來的70萬,開發了OICQ。雖然用戶增長很快,但公司卻面臨不知道怎么盈利的困境。用戶越多,砸的錢也越多,最后連員工的工資都快發不出來了。

為了擺脫困境,馬化騰找到深圳電信數據局,準備賣掉QQ,作價100萬,但人家只肯出60萬,所以生意沒談成。

后來他又找了金山公司的雷軍,但雷老板太忙了,對他們搞的東西也不太感冒,連見面的機會都沒給。

好在沒賣成,要不然就不會有今天的馬化騰。

但這事說明,就算馬化騰自己,當初也不確定有一天會成功,不知道手里揣著一塊寶。

類似的現象,在華為身上也有所體現。

我們今天知道,華為的手機業務如日中天,但當初任正非對于是否要進入手機制造終端領域,其實猶豫了很長時間,后來下定決心進入,也是從低端定制手機開始做起的。

這種手機,通常是充話費送的,不賺錢也打不開影響力。2008年,華為的現金流出現緊張,任正非首先想到的,就是把并不賺錢的手機終端業務賣掉。

消息出來后,來自世界各地的競購方多達20多家,華為最終選擇了美國私募股權公司貝恩資本和銀湖資本。

好死不死,當時華爾街突然刮起金融風暴,導致交易流產。

就這樣,華為才將手機業務繼續攥在手里,并創造出了今天冠絕全國的手機銷量,和驚艷全球的5G折疊手機。

一個人,一個事業成功了,后人喜歡吆喝、唱贊歌,但事實證明,就算精明自信如馬化騰、任正非,在事業真正成功之前,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能成。

最近,書單君一直在看沃頓商學院教授亞當·格蘭特的《離經叛道: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如何改變世界》,發現世界各地的企業家,包括一些藝術家,都和馬化騰和任正非類似:

他們并沒有超越常人的預判能力,也沒有感知成功的特殊嗅覺。

如果非要說有什么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跟任何普通人一樣,在每一次事業成功之前,無一不充滿恐懼和焦慮,無一不如履薄冰、戰戰兢兢。

反之,那些事業開始之前就大吹特吹一定能成功的,多半不是瘋子就是騙子。

但可悲的是,我們都喜歡鼓吹和放大成功者身上的偏執特征,忽略他們的普通人屬性。

以至于,后來的模仿者,都只知前人身上的偏執性毛病,卻無視背后簡單的常識。

書單君今天推薦亞當·格蘭特的《離經叛道》,也是想讓更多的人回歸常識,正確認知“創業創新”,以及成功者是怎么回事。

02

高手都知道給自己“留后路”

“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

“破釜沉舟,創業是條不歸路”

“炒掉Boss,裸辭創業,從0奮斗到上億身家”……

書單君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年輕人被這些打了雞血注射液的話激勵過,又有多少年輕人被忽悠得五迷三道。

反正,每當有年輕人詢問書單君該不該裸辭創業時,我都會一再勸他們考慮清楚,尤其是別被那些馬后炮式的成功學給忽悠了。

創新創業很好,很值得鼓勵,但風險估算永遠是第一位的,至于成功后的榮華富貴,幻想越多,只怕失望越大。

1999年2月21日,已經有多次創業經驗的馬云,正在家里慷慨激昂地向妻子、同事、學生和朋友等18人,描繪未來互聯網電子商務的光明前景。

他講到了新浪的走勢,還說到自己未來的前途,唾沫飛濺,酣暢淋漓,聽者亦熱血沸騰。

此前,馬云和同事已經幫某政府部門做過電子商務網站,而且網站還賺了錢,所以此刻的馬云堅信自己的事業大概率是可以成功的。

但就算如此篤定,他依然當場做出規定:

“啟動資金必須是閑錢,不許向家人朋友借錢,因為失敗可能性極大。我們必須準備好接受'最倒霉的事情’。”

這就是馬云,永遠激情滿懷,但又極其冷靜理性。

裸辭創業,首先要考慮的不是成功,更不是成功后怎樣到處吹牛逼,而是“最倒霉的事情”發生后,自己能不能承受。

做任何冒險的事業之前,務必給自己留一手,起碼留一條可以體面生存下去的后路。

近日,華為旗下海思半導體總裁何庭波的一封內部信透露,華為多年前就已經做出過極限生存的假設:某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芯片和技術無法獲得,華為將啟動“備胎”計劃,利用多年來默默投入巨資自主研發的芯片和技術,將備胎“轉正”,確保大部分產品的戰略安全,兌現持續為客戶服務的承諾。

在華為被美國列入不得提供產品的“實體名單”后,這封突然而至的內部信,讀來特別提氣,它體現的是一個企業,乃至一個民族“技術自立”的決心和智慧。

極限假設,就是在考慮最壞的情況,而備胎計劃,正是在給自己開辟生存下去的第二條道路。

亞當·格蘭特在《離經叛道》一書中說,和我們想象中那些破釜沉舟的形象不同,其實大部分成功的企業家或創新者,都是“留后路”的高手。相反,破釜沉舟不是勇氣,是傻氣。

最關鍵的是,華為的事實也充分證明,“留后路”的心態和做法,不會妨礙創新創業,反而有利。

1976年,沃茲尼亞克發明了第一代蘋果電腦后,與喬布斯一起創辦了蘋果公司,但直到1977年,他還依然是惠普公司的全職員工。

< 右一為沃茲尼亞克 >

他回憶說,“我的確有很大的心理障礙,我不想離開公司。因為我感到害怕。”

惠普公司的職位,給了他充分的安全感,也是他放手搞發明創造的底氣。

好多人喜歡比爾·蓋茨大學輟學創業的故事,但其實當年他賣出第一個軟件程序時,并沒有真的輟學,而是等了整整一年后才離開學校。

而且,他辦的也不是退學,是休學,如果事業失敗了,還可以繼續回學校完成學業。他父親給了他一筆資金,他才正式開啟自己的事業。

1996年,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就已經開始琢磨怎么改進互聯網搜索了,但直到1998年,他們兩人還依然是斯坦福大學的研究生。

佩奇后來回憶說,“我們差點沒辦成谷歌公司,因為我們擔心完成不了博士研究項目”。

在1997年,兩人甚至考慮過以200萬美元的價格賣掉谷歌,因為它影響到了更加有保障的學術事業。

< Google公司創始人謝爾蓋·布林、拉里·佩奇 >

在有保障的前提下開啟冒險事業,這在中國也很常見。

比如,如今已經成為中國硅谷的中關村,當年那些在這里開辦科技公司的老一輩企業家,其實大多都掛著原單位的科研職務,比如聯想的柳傳志,一直就是科學院計算所的員工。

格蘭特說,企業家和普通人,脾性上都差不多,都是不喜歡冒險的。最成功的創新創業者,絕不會是大膽魯莽的冒失鬼。他們的厲害之處,不在于他們的風險偏好,恰恰在于他們有著規避風險的強烈意識。

創業創新,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才最有可能成功,惶惶不可終日,連生存都有問題時,創業創新就是奢談。

網絡上充斥著各類瀟灑的創業神話,只可惜,多是后人添油加醋的雞湯故事。

03

量大才能出奇跡

那么,假如自己真的有創業創新的沖動,又該如何正確面對呢?

在《離經叛道》一書中,亞當·格蘭特并不反對人們創業創新,相反他是極力鼓勵人們做個與眾不同的“離經叛道”者的,并且提供了大量操作性很強的建議。

只是,他時刻不忘提醒的是,“離經叛道”的成功秘訣恰恰就在于知道如何和光同塵,收鋒芒、藏銳氣,遵循常識,知道像普通人一樣兢兢業業、埋頭苦干。

比如,過去很多創新創業者,總是習慣性幻想:只要下定足夠決心,具備破釜沉舟的心態,就能像所有天才一樣,短期內擊中目標、收獲名譽。

但格蘭特卻認為,這世界并沒有什么天才,在天才成功的背后,多的是他們付出了一倍、兩倍甚至數十倍的失敗嘗試。

可以說,大多數市面上我們見到的優秀成功產品、作品,背后都不是天才靈光乍現的結果,而是無數失敗的產品、作品“堆”出來的。

周杰倫是華語歌壇不可多得的奇才,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好歌。

但很多人也許不知道的是,他最早在吳宗憲的公司里寫歌,被要求創作的速度,是一天一首,跟母雞下蛋似的。

大浪淘沙之后,才有我們今天耳熟能詳的《雙節棍》、《世界末日》、《蝸牛》……

畢加索的傳世作品,許多人都能說出幾件。

但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在這些少數的傳世經典背后,是他一輩子創作了1800幅油畫、1200件雕塑、2800件瓷器、1.2萬張圖紙,以及大量的版畫、地毯和掛毯。

我們都知道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但除此外,他還有248部出版物,影響甚微。

愛迪生發明了電燈泡、留聲機、碳精電話,一輩子總共申請了1093項專利,但人們記住的也就那幾樣。

一次性擊中目標,那是神話故事。

任何創業創新,只有積累到了一定的量,才有可能偶爾出現一兩個出挑的成功作品。

篤行出成果,量大才能出奇跡。

量變,未必一定引起質變,但想要質變,沒有量變這個基礎,很少有可能實現。

話句話說,要想成功,唯勤奮和耐得住打擊而已,別無它路。

名為“離經叛道”,實為“守規重道”,堅守常識。

總結起來,格蘭特通過《離經叛道》這本書,其實揭示的也就是這個看起來有點矛盾的結論。

  • 當你自信滿滿,幻想飛黃騰達時,不妨先想想自己不過一介庸人。

  • 當你打算破釜沉舟、裸辭創業時,不妨先考慮考慮退路。

  • 當你幻想靈感乍現、一夜暴富時,不妨回到勤奮苦干、量變才能質變的常識。

  • 哪有什么奇跡天才,不過只是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誘惑。

    贊賞 共11人贊賞

    華為備胎芯片轉正是怎么回事?華為備胎芯片轉正具...

    答:不能盲目樂觀,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未必會這么快速的轉正,時事多艱,不過敵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華為肯定會拼命的,打不打的贏是實力問題,打不打是態度問題。

    華為備胎芯片轉正

    答:華為的備胎不會輕易轉正,昨天的直播說的很清楚,華為還是會買美國的芯片,這不是愛不愛國的問題,是世界貿易的問題,很佩服任正非的胸襟和氣度,華為必將成為中國最好的公司。

    華為備胎芯片轉正 我都快等瘋了

    答:華為被列入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的實體名單(entity list),也就是美國想制裁華為,限制對華為的芯片供應,華為海思的部分芯片本身是備選方案,如果不發生這樣的事情都不一定會拿出來使用,可事到如今,當初任老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華為...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華為備胎芯片“轉正”:真正的高手,都很會給自己留后路》由網友L君說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email protected]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8-2-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ufdspi.tw false 互聯網 http://www.ufdspi.tw/view/socangkudk/mzgd/db/bcmsmsklWSNlsjgzglbm.html report 14716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健康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网络赚钱论坛